评张艺谋新片《影》:是他新千年以来最好的作品

这里可以先下一个结论——张艺谋的新作《影》,是他新千年以来最好的作品。所以,也无疑是这个国庆档最值得期待的一部影戏。在多年流连于氪金的弘大商业巨制之后,张艺谋终于收敛了自己对于“大”的执迷,适度地让这部影戏回归了古典的戏剧传统,也因此让这部影戏贴近了他久违的艺术本源。《影》在此之前的许多年里,张艺谋都因为对商业巨制的着迷而遭到不少批判。虽然每有新作问世都仍然是全民讨论的工具,但更多是争议,而非褒奖。《影》改编自朱苏进的《三国·荆州》,虽然最后做了完全排挤历史的处置惩罚,可是在成片中依旧能看到大量与三国那段历史的关联。片中的“境州”无疑是“荆州”,名为被借,实为被占。都督“子虞”则是“周瑜”的谐音,周瑜生前的一大心愿正是收复荆州。子虞的对手杨苍,显然是根据关羽来设定的,刀法熟练,万夫莫敌。就连攀亲嫁女,也是确有其事。孙权把女儿许配给关羽儿子的提议被狂妄的关羽拒绝,最后才导致“大意失荆州”,在片中这也是故事推进的一大主因。最倒霉的或许要算鲁肃,历史上忠肝义胆的鲁肃,却成了片中吃里扒外的“鲁爱卿”,仅仅是因为史上的荆州,是在他的提议下借予了刘备。把这些人物与三国当中的历史人物联系起来,十分有趣,也几多有助于更好地明白《影》中的人物性格与关系。《影》予人最突出的观感,自然是片中无处不在的种种中式传统元素。好比子虞设计的沛伞阵法里显着的太极与阴阳符号好比敌对两国一山一水的地理情况,山属阳而至刚,水属阴而至柔,整个沛国给人的印象,都是这种至阴至柔再好比不止一次泛起的琴瑟、对弈等画面,等等。这些传统元素里,自然富有它们自己具备的画面美感,同时又与相应的配景与人物组成了特定的意义与关联,并非简朴的摆弄形式。像张艺谋的已往许多作品一样,《影》做足了形式感。充满书法的殿堂,屏风林立的寝宫,沛伞与杨刀的刚柔相克,交锋时的站位与走位,甚至是打架时的姿态和身段,无一不经由经心的设计。形式感做到这份极致,即即是在素来讲求形式的张艺谋作品谱系里,或许也只有《大红灯笼高高挂》可堪相比。而在这些形式鲜亮又寓意显着的元素之上统摄全局的,则是张艺谋经心打造出来的影像气势派头——一种犹如传统中国水墨丹青般的质感。从自然外景到经心部署的内景,从人物的衣饰到日常的用具以及武器,都是挥毫泼墨般的黑白两色。只有在少数打架的场景里,突出了鲜红的血色,红色也是除了黑白之外,片中唯一鲜亮的色彩。乍看上去,并非黑白片的《影》,却形似黑白。但仔细地域分之后,你又会发现,这种色调,更靠近于黑白之间的灰——“影子似的灰”。“影子”无疑是《影》中的焦点观点,而这抹“影子似的灰”,则奠基了全片的情绪基调。也正是这抹灰,昭示了三个主人公各自昏暗阴郁的内心,没有善恶明白的黑白,只有暧昧的利益算计和阴狠的权力博弈。子虞并非那个一心收复失地、热血报国的都督。影子的身份早早揭晓,子虞瘦弱的真身露面的那一刻起,他就是一个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的野心家。邓超一人分饰两角的选择,之所以在两小我私家的体态上狠命做出如此巨大的差异,也是想用病态羸弱的外型,突出真身狷狞恶戾、外强中干的本质。这里顺带提一句,邓超一人分饰二角的演出超出预期,相形之下,孙俪就算是中规中矩。主公也并非那个只知道委曲求全的昏君。通常与影子假扮的子虞坚持时,大家都能显着地感受到他极其敏锐的洞察力。这种洞察,往往在一道微亮的眼神之后转瞬即逝,躲进了熟悉的伪装里。事实上,他是一个酝酿着庞大棋局的阴谋家,想要将计就计,在那场子虞筹谋良久的战斗里,毕其功于一役,一举除掉内患和外敌。最令人意外的,则是影子到头来也不是那个唯命是从任人摆布的棋子。履历过子虞的欺骗和主公的再欺骗之后的他,已然幻灭。于是才气在大殿上千钧一发之际,选择了把面具盖在子虞的脸上,亲手弑主。今后,影子成了真身,真身成了没有面目的影子。但也就在那一刻起,酿成了真都督的影子,再也不是从前的自己,而是另一个伪装起来的影子——一个被权力与欲望牢牢套住了脖颈的傀儡。说到底,三小我私家都在尽力地掩饰和伪装,三小我私家也都在昏暗的底色当中,成了某种影子(替身)——真的被隐藏起来,世人所见的,都不外是伪装事后的影子。《影》的深刻之处,也就不止是展现了一场阴谋,而是把讨伐的刀光指向了阴谋背后的泉源——权力与欲望。《影》的本质,其实是大家最熟悉不外的古典悲剧。被权欲吞噬的灵魂,一点点走近扑灭的终点。所以,《影》真正令人欣慰的是,放弃了美丽色彩和弘大阵仗的张艺谋,这一次终于在他演绎古典悲剧的实验中,给“人”留下了一席之地。在此之前,张艺谋最遭诟病的一点,或许就是他总是在有意无意间,把“人”置于历史的废物堆。在事关宏旨的国家与历史眼前,小我私家只能是弃子,被牺牲然后被忘却。而在《影》里,张艺谋似乎终于横竖了他由来已久的这一思维。全片的主人公,不再是那种“为了国家宁愿牺牲生命的眇小小我私家”,恰相反,它的整个叙事动力,都来自于影子这个角色身上不停觉醒的小我私家意识。他被恋爱叫醒,然后却被权力和运气嘲弄,最后狠心实现了复仇,却又今后丧失了自己的本真。这小我私家的身上,承载了最厚重的悲剧色彩。整部影戏给予他的,却不是温暖的抚恤与恻隐,而是一种昏暗的无奈与苍凉。正是在这个原本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以及由他一手造就的了局上,大家得以在《影》里见到几分《麦克白》和《李尔王》的影子,或者更准确一点说,见到几分《蜘蛛巢城》和《乱》的影子。至此大家或许可以说,张艺谋距他毕生的偶像黑泽明,终于近了一点。